蠢阿离儿

不知道说点什么,但是愿老爷子一路走好

他一定去平行宇宙给别人讲故事去了……


我!!受不了了!!!
我要找同好一起把BCMF吹爆啊1551
还想扩列1551
所以建了一个群……!(死心吧不会有人理你的
ballball同好来找我玩鸭(*꒦ິ⌓꒦ີ)

【奇异玫瑰/盾铁】记一次陪睡经历

众所周知,法师是很穷的。

(1)
史蒂芬斯特兰奇是一个至尊法师,九界独一无二的那种。所以,这就是王把赚钱的任务扔给他的理由。

事实上,史蒂芬赚的钱还是很多的。
作为半个复仇者,每次打击犯罪之后会有一大笔工资。闲的不行的时候还可以去广场给小孩子拧气球赚点零花。

但他还是每天和王一起啃三明治,有时候还要用时间宝石把一个三明治吃好几遍。
王表示根本没眼看。

但王知道了史蒂芬有固定工资之后就开始怀疑了,因为斯塔克给的工资肯定不会少。那么,钱都去哪了?

直到他看见从复联出来拿着钱的史蒂芬带着罗斯探员径直走向了一家贼贵的高档餐厅。

破案了。

(2)
自从上次约会被王看见,史蒂芬就觉得一直有一道非常怨念的目光盯着他。
是王。

于是我们引领全世界法师的至尊法师菊苣就这么怂了。
然后他就天天往复联总部跑。

复联挺好的,能唠嗑能蹭饭,小玫瑰还经常来串门。
史蒂芬一直蛮中意复联的。除了那个托尼屎大颗。

(3)
史蒂芬和托尼之间一直有一种莫名其妙的磁场,他们互相就是看不对眼。互怼?家常便饭。

史蒂芬天天往复联窜,托尼就天天和他怼。久而久之,托尼和史蒂芬吵架的时间居然多过了托尼和史蒂夫腻乎的时间。

这说明什么。
说明美国大兵该吃醋了。

(4)
史蒂夫看不懂奇异铁之间的恩恩怨怨,所以他找到了复联最有权威的人——娜塔莎。

“我,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托尼和斯特兰奇每天拌嘴,看起来就像是在……”
“……是在调情。”

复联总攻大人默默听完史蒂夫的话,她叹了一口气,拍拍大兵的肩,安慰道:
“没关系的队长,只是一个复联容不下两个福尔摩斯而已。”

史蒂夫:???

(5)
今天的法师还是很穷。
所以他收到了嘲笑。

“哇呜,请问至尊法师先生还要在这里蹭饭到什么时候呢?”
史蒂芬熟练的回怼:
“如果你给我一张黑卡的话我倒是可以考虑现在就走。”

“如果你真的这么缺钱,”托尼抿了一口酒,“为什么不考虑给我陪睡呢?”

托尼的声音不算小,所以在场的复仇者们都清清楚楚的听的了他的话。
一时间,场面十分精彩。复联众的脸色可谓五颜六色五彩斑斓。史蒂夫受到的打击更大,直接当场石化了。

可托尼仍不嫌事大。

“真的不考虑一下?你陪我一夜我就给你一张黑卡。”
说完还抛了个媚眼。

另一位当事人也很淡定,回了一句:
“好啊,晚上等我,不许食言。”
说完就趁众人还没回神就开了个法阵回圣殿了。

(6)
一回来,王就亲切的问候他:
“原来你还记得回来啊。”

这种级别的嘲讽,史蒂芬不会当回事的,他自说自话:
“我今天晚上有约了。”

“和罗斯探员?”
“不是。”

史蒂芬露出一个高深莫测的围笑:
“和斯塔克。”
“我去陪睡。”

(7)
纽约的夜晚很美。
晚上十点是一个好时间,不早不晚,做睡前运动的话最好不过了。

史蒂夫坐在床沿,目光一直锁定在托尼身上。
“托尼,你今天说的……”

“哦我的甜心,”托尼走过来一下跨坐在他身上,“我以为你知道,我心里只能装下你一个人。”

“我一直知道。但……我吃醋了。”

托尼挑了挑眉,很少见到纯情的大兵这么直白,于是他低头和史蒂夫交换了一个黏黏糊糊的吻。
史蒂夫的手也不老实的在他身上游走。

两人渐入佳境。

可是,
突然传来了敲门声。

盾铁:……

托尼不满问到:“贾维斯,外面是谁!”

“是斯特兰奇博士和罗斯探员,先生。”

盾铁:……×2

(8)
“……好吧甜心,看来我们今天是不能继续了。”史蒂夫保证托尼现在是真的咬牙切齿。“我一定要好好告诉那个巫师不要随便打扰别人的夜生活!”

“贾维斯,让他们进来!”
“好的,先生。”

“不好意思,打扰了。”
嘴上这么说着,但脸上毫无歉意的史蒂芬拽着捂脸的罗斯探员进了房间。

“你敲门的时间真对。”托尼冷着脸。

“哦当然了,我是看准时机才敲的。不然再晚一点你们就开始了。”

托尼被噎了一下,没什么好气的问到:“所以说,大晚上的,你个男巫带着自己的男朋友来打扰我和我男朋友的夜生活到底是为了什么!”

“哦!”史蒂芬装作很惊讶,“你忘了吗,今天你说如果我陪睡就给我一张黑卡的。但我是有男朋友的人了,所以我把他带来,好证明我是清白的。”

罗斯探员双手捂面,这下丢死人了。

无视托尼黑到滴墨的脸色,史蒂芬继续说:“你们如果想继续的话也可以,我和罗斯可以去镜像空间,这样你们看不见我们就不会害羞了。”

(9)
托尼想穿上战衣,被史蒂夫按住了。

“啊哈哈,既然这样你们要在这里呆着的话,那我们……来打牌吧?”

队长试图打个圆场

(10)
“可现在有四个人。”
一直被忽略的罗斯探员开口了。

(11)
史蒂芬突然灵光一现。

“那我们打麻将吧。一种中国娱乐,很有趣的。”

说着就开法阵掏出了麻将。

(12)
在教会了盾铁二人之后,四个人十分尴尬的搓起了麻将。

其实尴尬的只有史蒂夫和罗斯,那两个又较起劲了。

“要玩就玩钱,玩点大的。”
托尼骄傲的扬起了小脑袋,娱乐项目而已,他就不信比不过神叨叨的法师。

“好啊。”
史蒂芬笑了一脸褶子。

(13)
然后他们四个就玩了一晚上。

史蒂芬天天被古一和王教导,自然玩的很六。而罗斯在他的安利下也多多少少会一点。

虽然有点烂,但毕竟比两个初学者好。

所以这就是一场压倒性的胜利。

(14)
因为输了太多把,托尼恼羞成怒,直接拍了一张黑卡给史蒂芬。

“谢谢。”
史蒂芬不客气的收下了。

(15)
王的小道消息其实还是挺灵通的。
所以他知道托尼和史蒂芬的对话了。

本来他想史蒂芬虽然人品烂的点,但也不至于卖身吧。史蒂芬还有男朋友呢。

但是史蒂芬真的一晚上没回来。

他去复联蹭饭的时候晚上也是回来睡觉的。

(16)
王开始慌了。

至尊法师都开始为了金钱出卖身体了 ,这世界还能不能好了。

(17)
但王只是想想。
他还是相信自己的同事的。

(18)
直到第二天早上他看见史蒂芬拿着一张黑卡回来。

他的担心变成了现实。

(19)
史蒂芬刚回来就看见王神情复杂地拍了拍他的肩。

“我真的没想到你是这种人。”
王还摇了摇头。

但这不妨碍史蒂芬的好心情。
他晃了晃那张黑卡,有点得意的说:
“这可是我一个晚上的奋斗成果。”

(20)
史蒂芬看见王的脸色更难看了。

(21)
可至尊法师不在意那些,他只是在想。

“明天约小玫瑰去哪里呢?”

【多cp】都是无限宝石惹的祸(一)

cp包括:盾铁,锤基,贱虫,幻红,冬寡,银鹰,奇异玫瑰,bbc福华,大腐华福,星卡,古海

背景是妇联四HE,大家都聚在复联总部,包括六颗无限宝石

(1)
“So……把这些毁灭过半个宇宙的东西放在一起真的没有问题吗?”

星爵侧过头去,天啊,这些五颜六色的无限宝石简直要闪瞎他的24k钛合金狗眼。

“不,这个装置是特殊研制的,经过了呃…前至尊法师的认可的。”

小胡子天才洋洋得意,路过的叨叨特斯特兰奇听不下去了,忍不住为自己的师父正名:
“她叫古一。”

“对没错古一认可的。”

对于这种自大又自恋的家伙,斯特兰奇一般选择翻个白眼然后走开。

“Emmmm,我是说,它真的不会有问题吗?”
星星王子对眼前这个透明的玻璃一样的球形装置不太放心,他总觉得这不是什么安全的东西。

然后他获得了托尼斯塔克的白眼一枚。

“听着外太空的尬舞达人,”托尼拍了拍他的肩,“斯塔克出品的没有坏东西。”

为了验证托尼的话一般,一个红色的不明物体飞速向他们的方向冲过来,然后非常精准地砸在了这个装置上。

“哦斯塔克先生,我很抱歉,我我我只是试了一下战衣的新功能,我没想到会这样‘bong’的一下飞过来,真的真的非常抱歉,我没伤到你们吧?话说怎么有点硌得慌……”年轻的复仇者手忙脚乱,开始飞快地道歉,完全没注意到对面两位复杂的表情。

“睡衣宝宝……”

“哦是的我在!不过麻烦等一下斯塔克先生,这个东西实在是太硌人了,让我看看这是什么……”

可爱的蜘蛛侠晃了晃身子,然后他从屁股底下拿出了一个球型的东西,里面的六颗宝石晃得人眼睛疼。
更要命的是宝石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还噼里啪啦的爆着电花。

“……斯塔克先生,这是存放无限宝石的那个装置?”
“……是的。”

“那,那它这样正常吗?”年轻男孩的声音有点抖。
“……不正常。”

“我是不是,闯祸了?”男孩的声音都带着哭腔了。

“很抱歉,我想是的孩子。”托尼叹了口气。

(2)
无限宝石发生了问题,这是个大事。

复仇者联盟总部大厅,一群是复仇者的不是复仇者的外太空的蹭饭的都聚在一起,几十双目光齐刷刷的盯着那个飘在空中的球。

场面有些尴尬,空气有些焦灼。

罪魁祸首彼得帕克坐在沙发上双手捂面,身子一直在抖,给人一种马上就能哭出来的错觉。
托尼坐在他旁边,手轻轻拍着他的背,给予一些“父亲的关怀”。

也许不能只是拍背,要安慰一下孩子受伤的心灵。托尼想到。
于是他开口了。

“听着孩子,也许没什么大不了的,宇宙也不能再消失一半吧?”然后他思考了一会,补了一个:“大概。”

彼得抖得更厉害了。

“好了,不要在吓唬孩子了。无限宝石没有什么事。”负责检查的古一开了口,众人都松了一口气。可古一的下一句话让他们又把心提了上去:“只是时空会发生一些混乱而已。”

“什么混乱?”斯特兰奇皱眉,然后把身边的罗斯探员搂得更紧了。

“一些关于多元宇宙的事。一个传送门,很平常。然后里面出现什么怪物,又或者什么人,也很平常。”

斯特兰奇倒吸一口凉气:“会不会出现多玛姆?”要知道谈条件是很麻烦的事情。
“不至于。”

斯特兰奇松了口气。

但是阿斯加德的小王子却不满意了。

“所以索尔,这里根本不会出现什么有趣的东西?”洛基的眼神变得犀利,手一晃,就拿出一把小刀。

“不要着急嘛底迪……”索尔咽了咽口水,虽然自己打的过洛基,但是他并不想伤害洛基。尤其是在失去过一次之后。

然后,那个球里很给面子的闪起了彩虹般的电流,空中出现了一个蓝色的洞,里面仿佛酝酿着什么大家伙。

所有人都不自觉的屏住了呼吸,并做好了战斗准备。

顺势倒在娜塔莎怀里的那个熊不算。

终于,在大家的期待(?)下,洞里吐出(??)两个抱在一起的人。
还来不及反应,那个洞像玩上瘾了一样,又吐出两个人。

众人:……什么玩意

(3)
复仇者们本来打算抽签觉得谁去上前查看,但事实证明,不用抽签那四个人也会自己站起来。

不站起来还好,站起来之后每个人都连着吸了好几口凉气:四个人中,一个和斯特兰奇一毛一样,一个和罗斯探员一毛一样,一个和托尼一毛一样,还有一个不认识。但理智告诉他们,最后那个人肯定也和某人一毛一样。

惊奇队长瞪大双眼,最后那个人和初代惊奇队长一毛一样。她认出来了,她也说出来了。

“所以他还活着吗?”某肥啾发问。
“宇宙重启后他又活了,我去找他确认一下。”

然后惊奇队长就飞出去了。

这时,被忽略的穿越人员之一(和斯特兰奇一毛一样的)发了话:

“我没看错的话,那个人飞出去了?”
“是啊。”斯特兰奇非常自然的回答。

“哦天啊,你和我长的一样,我可不记得Mommy还有个私生子。”卷毛的斯特兰奇嘟囔着,他扭头看向后面发型不一样的罗斯 “约翰,和你在一起之后我也开始做奇奇怪怪的梦了。”

“也许不是梦呢。摔的这么疼。”另一边的“钢铁侠”在“初代惊奇队长”的搀扶下站起来,龇牙咧嘴的说着:“这可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非常抱歉打断你们的感叹,但是,不建议来个自我介绍吧?”托尼眨了眨他的卡姿兰大眼睛,顺便向“另一个自己”抛了一个wink。

………………

听完托尼和其余人的讲述后,四人觉得自己三观已碎。当然,来自19世纪的那两个人打击较大。

“好了,我们介绍完了,到你们了。”托尼看着对面的四个人,接过贴心男友递来的水喝了一口,顺势一靠靠在背后的美国大胸身上,还换了个舒服的姿势“你们是什么身份?”

然后就等到了“我是夏洛克福尔摩斯”和“我是约翰华生”各×2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夏洛克和福尔摩斯,约翰和华生(这里为了好区分 bbc福华是夏洛克和约翰,大腐华福是福尔摩斯和华生)面面相觑。
偏偏这时候,惊奇队长带着初代回来了。

这下可以凑两桌麻将了。

王有点想笑。





这章没出现的就先不打tag了_(:зゝ∠)_

【极东】共望皎月

极东
大概是中秋贺x

    月亮好圆,是中秋了啊。
    翠竹林中的一间木屋中,本田菊的双眼微阖,端坐在内。过了一会,他轻叹一声,突然站起身来,朝外头走去。
    该赏月了。
    他只踏出屋半步,又想起什么似的折返回来,转身为自己倒了一杯清酒。
    本田菊的手指摩挲着酒杯的纹路,抬头望天,圆月皎洁的挂在天空,将他的思绪带回了很久很久之前的那个晚上。
    “今天的月色……真美啊。”
    “啊,话说菊,你以后想要怎么办阿鲁?”
    “在下,在下要变得更强才行 ”
    “……这样啊。快看,月亮上的月兔在捣药阿鲁!”
    “明明是在捣年糕的说。”
    ……
    这样的事情,再也不会出现了吧?本田菊的眼睛黯淡下来,晃了晃手中的酒杯,随手用空闲的那只手拾起一片被风吹落的竹叶——自己的竹子养的还是没有耀君的好啊。是自己不够悉心照料,气候不好,还是只因为自己不如耀君?
    本田菊不想去想了。可王耀的身影一直占据着他的脑海,让他不能不去想,不能不去恋。最终,脑中的王耀对他微微一笑,说:“中秋节快乐阿鲁!”
    也许回忆旧事并不是那么糟。本田菊也笑了,他对那皎洁的月高举酒杯,说到:
    “中秋快乐。”
    “中秋快乐。”
    王耀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明亮的眼眸中倒映着明亮的月,更加熠熠生辉。
    “大哥你在干什么,快过来吃月饼!”充满活力的女孩拉起王耀的手就跑,王耀一个踉跄,无比庆幸自己喝完了那杯酒。
    他跟随着女孩的步伐,却忍不住又回头望了一眼那温柔的月。王耀的嘴角不断地上扬。
    无论我们身处何地,永远仰望着同一轮皎月。
   
   
感觉攻受并不明显所以就打两个tag好了(小声bb)

【极东】眼

菊耀向

那是本田菊第一次看见王耀。竹林里带着清香的风带起了王耀的一缕发丝,几根黑发被吹到他的眼前,本田菊一下被那眼睛迷住了。
那是一双好看的过了分的眼睛。
不……那种美丽是不能用言语表达的。王耀的双眼是一对透彻的琥珀,在竹叶下零碎的阳光下衬的好像会发光。本田菊看过琥珀,那些琥珀中央都是一些滑稽的甲虫,他不喜欢。王耀不一样。本田菊想。他从王耀的眼睛里看到了流光溢彩的蝴蝶,一下下扇打着蝶翼 ,不知疲倦的飞舞。
当王耀与他对视时,那带着笑意的琥珀色眼睛便全然都是他的身影。本田菊突然觉得,王耀眼睛里的蝴蝶慢慢向他飞来了,猛的又钻进了心里。
从此,本田菊恋上了王耀和他眼中永远发光的琥珀。
和王耀一起的日子里,本田菊每天都贪婪并不知厌烦地在心中描绘他的眼睛。不管是失落时隐带水光的眼睛,受到惊吓时骤然睁大略带无辜的眼睛,还是高兴时满带笑意的眼睛,得意时小小骄傲的眼睛,本田菊都用最深的刻刀刻在心尖尖上。
本田菊以为他会和王耀一直这样一辈子。但是日子一天天逝去,时光一天天溜走,本田菊突然发现他并不满足现状了。他没有看过王耀的眼睛真正盈满泪水,真正落泪的样子。本田菊深处一个声音嘶吼着:来吧,让他的眼睛为自己,只为自己一个人落下泪来。
这个事情对本田菊太有吸引力了。于是,他向王耀举起了刀。
他看到王耀眼中一下子闪过一大堆复杂的情绪,有震惊、有失落、有悲伤、有不敢置信……如此多的情感都聚集在一双眼睛里,本田菊觉得这是绝美的风景。但——不是他想要的。于是,他挥下了刀。
王耀与他艰难地反抗着,王耀的眼睛不再熠熠生辉,眼中只剩下破碎了蝶翼疲倦的蝴蝶。可他还是没有哭。
为什么不能落泪呢。为什么,不能为我落泪呢?本田菊不解。直到一颗子弹打入肩头,本田菊的身体不受控制地向后倒去,他仍然盯着用刀支撑着身体的王耀,盯着那双眼睛。琥珀里的蝴蝶拍了拍遍体鳞伤的蝶翼,又颤颤巍巍并且坚定地飞了起来。
到底是为什么,不能有一滴眼泪为我而落下呢。